東莞知名酒店董事長梁耀輝涉黃被拘周邊商戶因生意清淡抉擇去留
  太子酒店鄰居
  4月14日,東莞市黃江鎮的五星級酒店太子酒店的董事長梁耀輝涉嫌組織賣淫罪被東莞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這一消息傳來,引發了太子酒店周邊店鋪的“地震”。太子酒店的這些鄰居們迎來了史上最大的一次洗牌,眾多店面貼出了“轉讓”的招牌。曾經,他們靠太子酒店的人流掙錢謀生。
  事發後,《法制晚報》記者來到東莞市黃江鎮,走訪了太子酒店周圍的鄰居。記者調查後發現,在經歷了糾結、抱怨之後,他們紛紛在為未來的發展轉型、尋找新的出路。
  鄰居們的生活

  ●現狀曾經忙碌而今清閑不適應
  東莞市黃江鎮的上空飄著厚厚的雲朵,灰濛蒙一片,將天空壓得很低很低。空氣有些悶熱,46歲的劉建快喘不過氣來了,不停地咳嗽,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流。
  劉建站在自家的攤位前,熟練地往竈臺上的兩口砂鍋里下菜,咳嗽時會歪過頭去。在他身後15平方米左右的店鋪里,有三五個顧客在等待。
  這是4月23日的下午四點半,太子酒店北門東側的環城路商業街。
  這是一排有著27家店鋪的小街,飯店、髮廊、小賣部、美容院等一應俱全。只是此時此刻,不少店鋪並沒有開門,大部分店鋪門口都貼著“低價轉讓”的招牌。
  偶爾疾馳而過的汽車沒有在街邊逗留,開業迎客的商店門庭冷落。幾家店鋪的主人站在街中間閑聊,不時傳來一聲聲的嘆氣聲。
  “生意一天不如一天了。”十幾分鐘的忙碌之後,劉建又閑了下來。這是他開這家飯店十年以來第一次感受到這樣的清閑,他有些不適應。
  他告訴記者,因為自己疑似有職業病,冒虛汗、咳嗽已經伴隨他十幾年了。“我呼吸不暢,特別是冬季憋得難受。”
  劉建說,他前幾年掙的錢都寄回家蓋了房子。女兒今年剛上大一,學的是美術。每學期一萬多元的學費、每個月2000元的生活費以及全家人的經濟壓力都壓在了這個店鋪上。
  而他,卻捨不得花錢去醫院治療。
  “以前我們店鋪一天可以賣一兩千元,而如今每天只有三四百元的收入,有時連成本都保不住。”劉建嘆了口氣。
  其實,在這條街的所有店鋪中,特別是這10家餐飲店中,劉建家的生意是最好的。
  他家旁邊的一家髮廊已經十來天都沒人光顧了,只剩下一個看店的小妹待在店里玩手機。其他的店鋪也只是偶爾有三三兩兩的過路人光顧。
  ●講述酒店為鄰本來以為很幸運
  十幾年前,劉建和眾多的打工者一樣,離開家鄉來到了這座被稱為“世界工廠”的城市——東莞。
  追隨老鄉,劉建最終落腳在了位於東莞市東南部的小鎮黃江鎮。在東莞眾多小鎮中,它是一個以生產、加工電子產業為特色的地方。
  但對於酒店業興盛的東莞來說,黃江並不起眼。與厚街、常平的酒店業相比,黃江酒店業的發展不值一提。
  這個鎮唯一名聲在外的就是太子酒店。這家建於1995年的五星級酒店,客房、桑拿、演藝館一應俱全,高檔酒店的各種服務設施應有盡有。
  在太子酒店富麗堂皇的大廳里,穿著黃色制服的工作人員不停地往來穿梭。穿著筆挺西裝的服務員帶著客人走在金黃色花紋的地毯上看房、入住。
  最吸引人的還是太子酒店南側的“桑拿中心”,生意長年火爆,即便春節期間仍然營業。伴隨它營業的是酒店周邊的兩條商業街。這些太子酒店的鄰居們,從事著餐飲、化妝、髮廊等與酒店“配套”的行業。
  在太子酒店正門口江北路一側,17間商鋪與酒店相對而立。酒店北門旁邊的環城路有27家店鋪。
  近20年過去了,沒人能講清楚這兩條商業街興起的歷史。但這些店鋪主人們都有一個共識:當初選擇在這裡落腳,是衝著太子酒店來的。
  劉建和其他商戶一樣,曾經很慶幸,自己能成為太子酒店的鄰居。
  然而,如今的蕭條,讓他們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選擇。
  ●回憶掃黃之前忙得沒空喝口水
  隨著“掃黃風暴”刮過之後酒店的董事長被刑事拘留,在酒店外,“忙碌”這個詞在太子酒店鄰居們的生活里戛然而止。“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這麼清閑,真不習慣。”劉建說,他前些年忙得暈頭轉向,開始的四年裡他們夫妻倆幾乎沒有休息過完整的一天。
  採訪中,鄰居們經常會轉而開始回憶曾經的忙碌。
  那時每天下午四五點鐘是許多在酒店里謀生的女孩上班的時間,凌晨兩點之後是她們下班的時間。因此,商業街從下午三點至第二天凌晨五點是最繁忙的時間。髮廊門口閃爍的霓虹燈、飯店通宵達旦的燈光將街景照得通亮。
  劉建還記得掃黃前,在女孩們下班之前,他得換上一罐新的煤氣罐,不然不夠用。“那時,我忙得喝水的時間都沒有。”劉建還記得,每天女孩們上下班時間,他家的幾張桌子都坐滿了人,並且有的人會把包放在座位上幫朋友占座位。
  那時,大部分店鋪都雇用了三五個幫工,多的甚至有十幾個。“髮廊、化妝店都得排隊。”劉建回憶道。
  而如今,店鋪里都只剩下主人。
  連接環城路商業街和太子酒店的,是住在店鋪後面的居民樓中的女孩上下班的一條必經通道。
  “每天凌晨,都有喝得醉醺醺的女孩從這個門進來,不時傳來尖叫聲。”在這裡當了五年保安的老李回憶道。
  而如今,這通道的鐵門緊鎖,安靜的夜晚,值夜班的老李感覺很輕鬆。
  許多商戶是衝著太子酒店才來此地的,而現在入夜後的太子酒店只能看見很少的房間亮著燈
  曾經很熱鬧的環城路商業街現在突然冷清下來,許多商戶還不適應這種清閑,一個化妝店的商戶正在玩手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j93zjwlui 的頭像
zj93zjwlui

油價

zj93zjwl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