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為保障百姓“舌尖上的安全”,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和公安部近日在聯合發佈會上正式傳遞信息,將成立食品藥品違法偵查局,負責食品藥品違法案件刑事偵查、執法工作。在國家層面醞釀之前,早在2011年5月25日,遼寧省公安廳食品藥品犯罪偵查總隊就在全國率先成立,至同年6月15日,省、市、縣(區)三級公安機關食品藥品犯罪偵查機構全部組建完成。作為全國首支“食藥警察”隊伍,遼寧省公安廳食品藥品犯罪偵查總隊成立近3年來是如何運轉的?《法制日報》記者近日獨家採訪一揭其“神秘面紗”,這也是近3年來,這支隊伍首次接受媒體採訪。
  □本報見習記者韓宇本報記者張國強
  近年來,食品藥品安全問題日益嚴峻,由於公安機關以前沒有打擊此類犯罪的專門機構,給案件偵辦帶來較大困難,百姓切身利益不能得到及時保障。
  為有效打擊食品藥品等領域犯罪,2011年5月25日,遼寧省公安廳食品藥品犯罪偵查總隊正式成立,截至同年6月15日,省、市、縣(區)三級公安機關食品藥品犯罪偵查機構全部組建完成,成為全國公安機關中首家專門打擊食品藥品領域違法犯罪機構。近3年來,這支活躍在遼寧公安戰線上的專業隊伍戰功赫赫,破案兩萬餘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9000人次,涉案價值達80餘億元,使百姓切身利益得到有效保障。
  這支年輕隊伍是怎樣“摸著石頭過河”的?近日,《法制日報》記者走進遼寧省食品藥品犯罪偵查系統(以下簡稱“食藥偵系統”),進行了深入採訪。
  一年偵破案件八千餘起
  “以往的食品藥品犯罪等案件屬於治安或經偵部門管轄,由於沒有專業力量,全省每年偵辦此類案件不到1000起。”遼寧省公安廳食品藥品犯罪偵查總隊副總隊長孫建鵬向記者介紹,全省食品藥品犯罪偵查系統建成後,偵辦案件數量大幅增長,僅2013年就偵破案件8600餘起,這支不到1000人的偵查隊伍在打擊食藥犯罪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孫建鵬表示,雖然機構名稱叫做“食藥偵”,給百姓的感覺是只偵辦與食品藥品犯罪有關的案件,其實該系統實際管轄11種類別的刑事案件,還包括生產銷售偽劣產品案,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案,生產銷售偽劣農藥、獸藥、化肥、種子案,侵犯著作權案等,一些支隊還根據本地實際情況,增加了管轄類別,僅沈陽市就有17種之多。
  談及系統職能,孫建鵬告訴記者,三級機構各司其職,總隊主要負責組織、協調和指揮偵辦案件,承辦上級部門交辦的大要案,組織指揮跨區域案件和集中專項整治行動;配合和協調工商、衛生、藥監和質監等行政管理和行政執法部門開展行政監管以及聯合執法等多項職能;支隊、大隊主要負責偵辦案件、承辦大要案、組織協調偵辦區域案件和集中專項整治行動,協調和配合相關行政管理和行政執法部門開展聯合執法。
  圍繞專業培養選用人才
  在食藥偵系統中,主要力量來自刑警、治安、經偵部門以及其他一些基層所隊,雖然偵查能力過硬,但由於從事的是對食品藥品等犯罪案件的專業打擊,偵破此類案件往往需要相關專業化知識。
  “遼寧食藥偵系統成立不到3年,隊伍邊組建、邊實戰、邊打擊、邊培訓,算是‘摸著石頭過河’,分配到食藥偵部門的人員,在實戰中提高技能。”遼寧省公安廳食品藥品偵查總隊總隊長白石向記者介紹,食藥偵系統成立後,規定每位民警每年保證接受15天以上的集中培訓。但培訓伊始,內容多為法律知識、偵查要領、證據收集等,理論性很強,民警難以消化理解,不貼近實戰。
  孫建鵬舉例說,比如在農藥領域,一些不法分子採取打“擦邊球”方式銷售禁用農藥,錶面上合法合規,而背後賣的則是禁藥。因此,需要專門研究這些不同行業中潛在的危害、危險以及潛規則,而這對於食藥偵民警辦案尤為重要。
  總隊發現培訓實用性不強問題後,改變了培訓方向,向貼近實戰轉化。
  沈陽市皇姑食品藥品偵查大隊大隊長秦衛國評價說:“大隊剛成立時,民警在一些案件的把握上不准確,容易造成打擊不力,總隊根據實際案例陸續開展一些培訓後,使培訓內容更容易理解、很直觀,對我們辦案有方向性的指導意義。”
  另外,該系統還註重專業打擊人才的培養和選用,白石表示,今後在人員選用上將對具有相關專業知識者有一定政策性傾斜。
  部門協作機制逐步完善
  在打擊食品藥品等犯罪案件過程中,還涉及到檢測、鑒定、送檢、起訴乃至審判等環節,單靠公安機關一家力量遠遠不夠。遼寧食藥偵部門在工作中,不但與相關行政部門、檢察院、法院建立良好的合作機制,還探索出快速鑒定程序,為及時打擊此類犯罪提供了有力保障。
  “以前,檢測、鑒定機構比較分散,有資質、權威的機構比較少,如果沒有檢測、鑒定報告,檢察機關是不會受理案件的。”孫建鵬向記者介紹,涉案物品是否有毒有害、是否符合標準,首先得到檢驗中心檢驗,取得檢測報告後,還得找鑒定機構作出危害健康的鑒定,而檢驗、鑒定機構都是省級相關部門指定的,少之又少。
  在食藥偵部門剛成立時,病死牲畜的檢測、鑒定非常繁瑣,周期很長。針對這一問題,遼寧率先在省食安委成立專家論證會制度,論證會成員由相關行業權威專家組成,專家負責論證涉案物品是否有毒有害,然後以文件形式出具論證結論,大大縮短了檢測、鑒定周期。
  另外,經過遼寧食藥偵部門溝通、協調,全省多家機構都能進行肉片DNA檢測,打破了以往需要去北京做檢測的被動局面。
  如今,遼寧食藥偵部門與食藥監、動監、農委、衛生等10餘個部門都已形成比較完善的協作機制,使行政執法和刑事執法得到有效銜接。
  2013年5月4日,“兩高”關於食品安全方面的司法解釋出台,各級檢察院、法院對食品藥品的批捕起訴、審判環節都在加強,也促使公、檢、法機關在刑事打擊方面形成合力。隨著遼寧食藥監部門辦案數量的增加,遼寧公、檢、法機關協作配合也在加強,檢察院、法院對此類案件的認識也在加深。
  辦案經費保障遭遇難題
  遼寧食藥偵部門作為一支新生隊伍,也面臨著一些客觀存在的問題,在檢測、鑒定費用方面,沒有專門的經費,需要自籌,而涉藥品案件檢測、鑒定動輒就要上萬元。
  孫建鵬舉例說,一些行政執法部門每年都承擔本系統的檢測、鑒定任務,這些費用都由國家財政提供,而遼寧食藥偵部門成立近3年來,偵辦的案件數量巨大,需要進行的檢測、鑒定成為檢測機構承擔的“額外”任務,這些卻沒有財政保障。
  另外,食藥偵部門在辦案中發現,目前相關法律法規針對食品藥品等犯罪的處罰力度偏輕、不細化。白石舉例說:“相關法律規定了‘銷售額5萬元以上、庫存量15萬元以上’的刑事處罰紅線,但在實際辦案中,由於一些不法分子沒有保留賬目等證據,無法查明長年間具體的銷售額、庫存量,致使其逍遙法外。”
  “相關法律規定,犯罪者在一定年限內禁止從事食品藥品等行業,但是一些不法分子通過轉到異地或找親友當替身的方式繼續從事此類違法犯罪活動,目前還無法規避。”孫建鵬補充說,在實際案例中,對一些犯罪嫌疑人量刑較輕,降低了違法犯罪成本,使其有恃無恐。
  白石坦言:“不論是行政分段管理,還是刑事分段管理,都有局限性,因為只要分段就有銜接和轉化問題,但也不能一個部門獨大、包辦,強調無縫對接是最理想的,這也是我們一直追求的。”
  將建涉假黑名單數據庫
  “目前,全省食藥偵三級隊伍共900餘人,其中總隊25人、支隊20至40人、大隊6至10人,縣級大隊人員配置偏少,有的大隊少於4人,剛具備雛形,人員配置需要加強。”孫建鵬說,省公安廳針對此情況已經起草了《關於加強縣級食藥偵大隊建設的指導意見》,正在征求各地意見,屆時縣級大隊的機構建設、人員配置、警務保障等問題將得到有效解決。
  為對今後打擊食品藥品犯罪等案件提供信息化支持,白石介紹,總隊正在著手建設黑名單數據庫,將打擊的食品藥品犯罪等涉案企業、犯罪嫌疑人信息錄入到數據庫中,此舉對此類案件的監管、偵辦意義重大。
  近3年來,遼寧食藥偵部門偵辦了大量案件,也從中總結出寶貴經驗,打擊肉製品犯罪六大技戰法已在全國推廣,而打擊乳製品犯罪技戰法正在醞釀中。
  針對此類犯罪,打擊源頭才能治本,遼寧食藥偵部門也抓住了這條主線,將警力統籌整合到城鄉接合部,派出所以社區為單位來擠壓、清查、打擊黑窩點、加工廠、小作坊,交警在外圍堵截,巡警打擊現行。
  白石說:“我們計劃用3年時間,達到重點區域、部位食品藥品等領域案件得到有效控制,從源頭上更大限度壓縮不法分子的犯罪空間。”
  時光荏苒,遼寧食藥偵部門戰功赫赫,總隊三次獲公安部頒發的集體一等功,兩人次獲一等功,6人次獲二等功,13人次獲三等功,9人次獲得部級及省級個人嘉獎及先進個人等榮譽稱號。
  公安部有關領導對遼寧省打擊食品藥品領域違法犯罪工作取得的成績給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贊揚,並作出重要批示:“遼寧公安打擊食品藥品領域違法犯罪活動力度大、措施實、社會效果好,他們創造的經驗十分可貴,建議認真總結,供各地借鑒。”
  本報沈陽4月10日電
  (原標題:“過河”三年“摸出”六大技戰法)
創作者介紹

油價

zj93zjwlu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