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艷
  不可否認,強制官員房產登記,也許能逼出一些官員拋售存量二手房,但這會不會引發蝴蝶效應,致使房價馬上下跌?我們不能不打上一個問號。
  其一,目前房產登記並沒有實現全國聯網,核實房產登記真實性存在較大困難,難以產生大量拋售房屋的倒逼效果。其二,指望房產登記壓低房價,本身就存在一個偽前提,那就是官員擁有房產數量龐大,但現實情況並非如此,且不說前段時間連連叫苦的基層公務員,就是這次參加房產登記的北京、中央部委處級以上幹部,真的存在大量“房叔”、“房嬸”嗎?其三,即便理論上房產登記能夠對遏制房價起到一點效果,但這往往會被其他管理漏洞所抵消。例如陝西“房姐”、山西“房媳”等,都是利用假戶口、假身份證大肆非法買房。由是觀之,如果沒有剛性的配套措施,房產登記發揮反腐效力恐怕只是紙上談兵。
  抑制房價並不是遙不可及的美好傳說,關鍵是要持之以恆地發揮市場和法治的作用,一方面利用供求關係的指引作用,保持保障房建設進度,增加房屋供給,同時推進住房保障立法,為中低收入家庭提供居住法律保障。
  相反,如果寄予房產登記過於沉重的期待,只會讓房產登記不堪重負,到時候不僅無法發揮公眾奢望的調控房價、反腐等作用,恐怕就連最為基礎的數據庫也難以建立。  (原標題:別讓沉重期待壓垮了房產登記制度)
創作者介紹

油價

zj93zjwlu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